Ⅴ、長假


  ──真實人生向來沒有太多浪漫情節。

  抱著一袋貓糧與貓砂進門,忙不迭想把方才心血來潮買的玩具給Luna瞧瞧卻遍尋不著時,忍足不禁撫額感慨起來。

  他的生活並未因放長假而有所改變,心態亦然。長假對他來說,不過是空白的時間多了很多,如此而已。

  開始休假的頭一天,Luna發覺飼主竟然整天都待在家裏;許是覺得新鮮吧,整日黏忍足黏得死緊,他看書時她就窩在他肚子上,調整好舒服的姿勢窩著睡覺。

  這種寸步不離的撒嬌模式只持續了兩日餘。第三日,當Luna發現飼主最近都會待在家裏,便順理成章失去了整天跟著他的興致,恢復原先愛理不理、忍足想找還不見得找得到的模式。

  是不是,一旦認定對方是生命中自然而然、無需贅言的存在,就能安心地我行我素下去,不必多加理會?

  忍足自嘲地輕笑。

  隨意將手上的大包小包擱在牆角,他不再找尋小貓,只是怔怔地坐在沙發上休息。末了,索性順勢躺了下來。

  映入眼中的是一片地中海藍的天花板,與牆面的白形成強烈的對比。原是相當清爽的色調,在冬日裏顯得格外寒冷。

  不期然地,腦海中掠過了一道人影。心頭一窒,簡直不知該如何是好。

  ──即使承認自己想念他、想念到無以復加,跡部景吾也不會出現在自己面前,不是麼?

  心悸得厲害,他死死地揪著衣角,不經意瞥見了窗簾沒有完全掩去的日光。

  事實上,忍足並不清楚自己和跡部景吾之間是否存在任何的默契。

  上次在動物園裏吻了跡部,他沒有問為什麼,只是順勢擁抱了忍足。兩人交換了一個吻,以及隔著厚重衣料傳遞的體溫。

  在那之後,他已無法定義彼此間混沌曖昧的關係。心有眷戀卻放任自己猶豫不決、不知如何靠得更近索性不去在意──種種逃避的心思,在對方失蹤後頓時成了不知所措。

  『侑士,你正視了你自己嗎?』

  閉上眼,彷彿又看見Stephen直視自己的黑瞳,深邃的目光中是毫不退讓的逼視。既是連他都看得出來的情緒,自己究竟在掩藏什麼?藏住了什麼?

  ──忍足侑士、你真的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

  彷彿看見跡部挑眉,如此嘲弄地質問自己。不敢輕易碰觸的,喜歡、甚至是愛這個字眼,此際令他幾乎崩潰。

  豁地一躍而起,忍足倏地用力拉開了落地窗的窗簾。窗外,已近黃昏的夕照刺痛了眼睛。

  須臾,他緩緩踱向門口、以顫抖的掌心握住門把──

  無論跡部景吾去了哪裏都無所謂。他只是想、再一次回到那片他們一同看過夕照的草原,親自去確認些什麼。

  趁著落日尚有餘暉的時候。


Fin.
Jul.31'08




後話

首先,這是我寫文三年多來第一個完結的連載。
雖然篇幅不長。(笑)

這個故事寫得非常曲折,簡直無以為繼。
牽涉到種種因素,這不是我原先設定的結局;
因而,最後這一回令我頭痛許久,
最後,似乎只能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

我的病態冬季終於走到盡頭、露出一線曙光。
希望,接下來那篇以跡部為主的補篇能帶來一點溫暖的想像(苦笑)

最後,想對從去年底就看了第一回的朋友們說句話:
謝謝你們願意陪我走過這個病態的季節。

p.s.
完稿的BGM是五月天的純真。
雖然,會想著這首歌是因為別的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