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二則、其二



  茫茫人海之中,有一道似曾相識的目光,穿越千山萬水而來,遙遠而帶著滄桑,那樣的知覺。滿懷陳舊的感傷,彷彿一碰就會碎裂,化為烏有。

  被莫名滿溢的傷懷包圍,手塚倉皇回首,大街上熙來攘往,人聲嘈雜潮水般翻湧,沒有出現預期中的身影。耶誕歌曲飄在風中,在此刻顯得突兀而諷刺。

  ──預期中?

  這個認知令他訝異。自己在預期著什麼嗎?困惑自省,卻沒有答案。

  與此同時,越前踱著不快不慢的步子,拐過街角悠然而去。拎在手上的購物袋一晃一晃的,像漫不經心的鐘擺。鎮定心神,手塚邁步走向越前身影消逝的街角;轉彎的時候,依稀瞥見一道熟悉的身影。

  這次他迅速轉身確認,欲捕捉那身影。怔怔地佇在街口,潮水拍打著身體,汪洋中沒有自己欲打撈的遺骸。

  是,幻覺麼?短短兩分鐘內,接連出現的,幻‧覺?說不上為什麼,只是悵然若失。

  耶誕節前夕,走到哪都是人擠人。前幾日的氣象預報說今年的耶誕節會下雪,雖還不見什麼下雪的徵兆,但氣溫確實越來越低,空氣都快結凍。此時此刻,手塚倒寧願世界就這樣凍結;使他能一一審視眼前數不清的面孔,在其間找出自己並未錯認的依據。

  遲遲不見該跟上來的人,越前回頭,站在二十公尺外望著怔在街角的手塚。

  「社長好慢。別說因為你老了走不動。」

  不再試圖尋找,手塚斂了斂神,加快腳步向前走去。

  「你在恍神。」打量著眼人的人,越前下了簡單的結論。恍神沒什麼,但出現在這個男人身上,就是相當值得探究的事情。他開始回想,印象中手塚恍神的次數。

  「沒什麼。似乎看見了熟人……」用『似乎』意謂他自己也不確定。但平時的他不會在意這種事,經過了、錯認了,就算了。

  瞇眼看著越來越奇怪的社長,越前正打算繼續問下去,手塚已開口道:「是大和學長。你有看到麼?」

  「大和學長?」

  努力在記憶中尋找名叫大和的學長。當年的學長們沒有叫大和的吧……啊、不對,那是社長的學長,更前一任的青學社長。曾經見過一次面的。越前對他的記憶很淺薄。印象中,似乎是個邋遢的男人?左顧右盼,他的目光開始搜尋符合心中形象的『大和學長』。

  「可能看錯了吧。」沉穩的嗓音打斷越前的舉動,卻藏不了話語中隱約的失落。

  「你很在意。」越前龍馬哪有這麼容易打發。

  不承認也不否認。手塚低聲說:「……我欠他一句謝謝。」目光飄向遠方,語氣聽不出情緒。

  「嗯?」

  「學長離開的時候,目送他走出社辦的背影,忽然感受到相當不真實的虛浮。曾經,他笑著拍拍我的肩膀,要我成為青學的支柱。那是我該做的,也毫不猶豫答應了。在學長離開的那個當下,卻突如其來地有點……無措吧?不知道自己夠不夠強大。」

  在那之後,手塚國光撐起了青學,帶領大家打進全國大賽,也因而成為後來歷屆網球社成員口耳相傳的人物──他和越前龍馬,被視為青學繼越前南次郎之後最強的兩個男人。

  那樣的能力並不只是天賦,有更重要的因素支撐著他努力下去。這麼多年來,他不曾忘記大和說過的話,那個曾經是他亦步亦趨跟隨著,不時仰望的男子。手塚國光之所以是今日的手塚國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大和的影響──雖然當事人並不知道──而那與球技無關。

  曾經年少。雖然那已是太遙遠的曾經,記憶中總是隨興著、懶散不羈的那人,從來不曾被遺忘。

  「不管夠不夠強,你都會撐起來的不是?」面對手塚突如其來的剖白,越前低聲回應。

  而且,會讓自己變得更強,強壯到足以承受前任社長的託付、承受網球社全體社員的期待。因為他是手塚國光,是那個總是什麼也不說,表現得冷靜嚴肅、像個呆子似的社長。

  「因為覺得欠他一句謝謝,當年才會那麼積極培養我成為青學的支柱,連手臂都不顧了?就因為,你想把那份心意傳遞下去?」還真像社長的作風。

  越前撇撇嘴,沒來由地覺得有點悶。理智告訴他,為了陳年舊事不開心並不是越前龍馬的風格。

  「越前……」手塚一時語塞。他想答是,但事實不全然如此。斟酌著,一時找不出解釋的方式。

  「只是叫我的名字,我不知道你想說什麼啊,社長。還是,這算默認?」

  「不是這樣的。」蹙眉看著越前眸中戲謔而帶點挑釁意味的笑意,手塚很認真地試圖釐清,當年糾結的心思。

  「你是特別的,Ryoma……」那是非常專注的眼神,黑洞般,多看一眼便會被捲入其中。萬劫不復。

  餘音未止,越前迅速背過身,道:「……行了社長,你要說的我都知道了。」

  那樣的聲音、那樣的眼神,分明就是犯規。

  阻止壓在左肩上的欲將他身子扳回來的手,續道:「你的心情,大和學長知道的。即使你沒有說,他也一定能理解的………」

  「因為他是社長。」驀地回首,琥珀色的眸熠熠生輝,「不是嗎?」

  「越……」

  不待手塚說完,越前拖起他的手往前走。

  「回家了啦,肚子好餓……」

  抽離被扯住的手腕,牽起越前的左手,手塚國光淺淺地笑了。

  「今晚,想吃什麼?」




後話

延續『下一個街角』而來,
這篇算是承接下去的Tezuka/Ryoma Side。
雖然寫的似乎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而且有越來越不知所云的傾向Orz

基調仍是塚龍,但這次想寫的是人。

世間的情感,並不只有愛情而已。
所以寫了這樣的大和/手塚/越前。

又,這篇原先是王子2006年的生日賀,
事隔半年終於產出來,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萬般情緒,惟一囧字而已。

啊啊啊王子我對不起你……囧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