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因為感覺跑掉了,就此胎死腹中完全不想繼續寫下去,
但一直很喜歡這個段落,捨不得丟掉。

社長像個笨蛋,不過這樣子的兩個人,比較符合他們該有的年紀吧XD//

明顯知道這篇的不二走了樣,可就是忽然很想寫這樣子的不二,淡淡的,很純粹。
很簡單,卻又帶點疏離與孤獨,只能對一個人坦白;一個與自己相近卻又相反的人。

這不是塚不二。
對我來說,他們兩個人是沒辦法在一起的。



  普通生活/片斷其一


  驚訝地看著手塚端出的仙人掌,不二疑道:「這是……?」

  「生日禮物。」

  安靜地注視著仙人掌,一如每一次的凝視。

  「ねぇ、手塚。你不覺得你和仙人掌很像嗎?」不二仍然瞇著雙眼,對著仙人掌笑得很美麗;那笑容相較於平日總有種說不上來的不同。一貫的溫和、柔軟、淡然,或許是多了某種堅定的認真吧?

  我?像仙人掌?聞言,手塚不以為然地輕皺了下眉頭,雖然背對著他的不二看不見。

  不二自顧自地續道:「帶刺,卻不致傷人、安靜,卻很努力地活著……嗯……還有吶,外表不很強壯,卻比什麼都還堅韌,蘊藏著不可思議的能量。讓人期待著,每天盯著不放。」

  他笑得很滿足。對於手塚,他終於找到一種最貼切的詮釋。每天在家裏看著那麼多仙人掌,怎麼從來沒想過呢?手塚與仙人掌,截然不同的生物,卻同樣佔在最貼近自己心底的位置。

  手塚不語,靜靜望著不二的背影。不二望著仙人掌,沒有回頭的意思,兩個人與仙人掌之間,形成一種尷尬的奇妙氛圍。

  有些話不需要說得太清楚,他們兩人都知道。縱然有著相近的沉靜與孤獨,但成份不同;不二的孤獨帶點悲傷,手塚的卻是無奈。過度早熟的兩個孩子,說不清誰看得比較透徹。

  既然如此,就先聲奪人吧──

  「ねぇ、手塚。我喜歡你。」

  瞬間的怔忡,手塚回過神對上的是不二盛滿笑意的冰藍色的眸子,清徹而深邃。

  「很喜歡、很喜歡吶……」吐出歎息般的呢喃軟語,不二溫柔地捧起手塚送的仙人掌,朝他眨了眨眼。

  「……我知道。」手塚眸中帶點無奈。

  「就這樣?」

  「不然?」

  「真冷淡耶……」

  「知道我和仙人掌是同樣的生物,應該很高興嗎?」

  「啊,被發現了!」

  「……」

  不二抱起仙人掌,「呵呵,不玩了。有沒有人說過你很無趣啊?」

  「我記得你常提醒我。」不欲繼續抬槓,手塚背起球袋,回頭問道:「需要我幫忙嗎?」視線落在佔據了社辦一角、堆積如山的生日禮物上。

  「當然。」笑得燦爛,不二並不和他客氣。記得,去年也是這樣吧?手塚的生日禮物也是自己幫他搬回家的。



後記渣

喜歡不是愛,就只是喜歡而已。
想寫兩個人之間透明的感情。

就只是簡單的日常校園生活。
關於手塚與不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