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未央』番外



  第二次在日光下遇見,是個清朗的午后。氣溫很低,降雪機率百分之五十,冬陽照在身上的觸感意外的溫柔;穿透層層衣衫熨貼在肌膚上,不夠暖和卻令人放鬆。相當舒服的天氣。

  忍足少見地束起了總是披在肩上的長髮,米色的高領羊毛衫外搭敞著領口的黑色羽絨夾克,配上深藍色牛仔褲以及舊舊的帆布鞋。沒有戴眼鏡。

  跡部看見他的時候,他正拎著一個大賣場的白色購物袋站在Starbucks門口,欲踏上階梯的步伐顯得遲疑。即使質樸的造型與平日所見不同,乍見之下幾乎認不出來,但那髮色令人難以錯認。

  只是稍微皺眉猶豫了片刻,跡部走上前對著似曾相識的背影說了聲嗨。

  聞聲,忍足轉過身子,髮尾隨之擺動,在空氣中畫出一道安靜的弧線。這個瞬間,跡部突然很想伸手碰觸,感受髮稍是否會有海水那般冰冷的知覺。

  「要不要,進去喝杯熱可可?」沒有任何招呼語的唐突問句。他的聲音乾澀,像缺水的魚。

  說話的時候,幾縷白煙自口中冒出,眼神直視著跡部,臉上沒什麼表情;並不帶諸如「朋友的邀約」之類的情感成份。對一個第二次交談的對象提出莫名其妙的邀約,他卻像是問天氣如何一樣自然。

  「……不是咖啡?」

  路上偶然遇見了,隨口的邀約。這意味著來者是誰都無所謂?跡部發覺自己不喜歡這種無差別的邀約。非常、不喜歡。

  跡部景吾豈有那麼廉價……

  不只一次想過,若在日光下遇見,他們會有怎樣的對白。即使他們除了目光偶爾的交會之外,找不到更多的交集──跡部甚至連他的名字都是輾轉聽見的。

  第一次相遇,是場莫名其妙的約會,毫無心理準備、猝不及防的偶遇將兩人的互動導向不合邏輯的方向去。這是第二次見面,狀況依然完全脫序。然而,也正因為這樣的失序,他對他產生了興趣。

  忍足侑士,這男人究竟是個怎麼樣的傢伙?在夜晚那一襲帶點溫柔的沉靜疏離表象之外,還有多少自己所不瞭解的面向?

  跡部勾起唇角,冷冽、帶著若有似無挑釁意味的笑容乍然綻開。他想瞭解眼前這個傢伙,不名所以地。既已有個太過突兀開始,接下來的對話便無須在意邏輯。反正,他們之間充其量只是時常見面的陌‧生‧人。

  人與人的交往得相互揣度、步步為營,那樣小心翼翼只因害怕失去。面對陌生人則不然。與陌生人交談的本質是,基於彼此的互不瞭解,無論說了什麼都不會有損失。尚未開始便無所謂失去。

  他想和他說話,以一種無負擔的方式。

  面對跡部的笑容,忍足沒有半分動搖,聳聳肩無所謂地道:「嗯,同事送了我兩張熱可可招待券。」

  曾經多次目光交會,今日是頭一回在忍足沒戴眼鏡的狀態下,直視那雙深邃的眼眸。跡部訝異於眸中波瀾不興,沒有欲求的純粹。

  「……走吧。」

  越過忍足,跡部逕自推開了Starbucks的大門,頭也不回地說:「本大爺身上也有客戶送的咖啡招待券,可可你留著下次喝唄。」

  唐突的邀約帶出了意料之外的結果。看著眼前雪白的長風衣,忍足自喉間溢出低沉的笑聲。

  幾個月沒上咖啡館,接連兩次興起想去Starbucks都遇上這個少爺,這究竟是什麼詭異的緣份?

  「這個時間出現在街上,你今晚不上班?」在櫃台等咖啡的空檔,跡部隨口問道。

  「出來買貓食。沒注意到貓食已經沒了,中午被吵起來,只好在被咬之前就趕緊出來買了。」將購物袋拎起來示意,臉上寫著無奈。

  「那還不快點回去餵貓,站在咖啡館門口發呆幹嘛?」莫名其妙地瞅著忍足,不明白這傢伙到底怎麼回事。

  「很久沒在下午出門了,經過咖啡館想進來坐坐。以前有的時候會在這裏看書或是畫圖。」

  「畫圖?」

  「嗯,只是簡單的速寫。今天匆匆忙忙出門,沒預計待在外頭,就沒帶速寫本了。」

  吧台服務生端出跡部的Espresso,禮貌性地向忍足再次確認了他的摩卡。忍足微笑點頭。

  相較於上一次無厘頭的約會,今天似乎已經能夠輕鬆地交談了。在自己拋出一個無預警、莫名所以的邀約之後,一切都很……自然,吧。狀似不經意地偷覷跡部若有所思的神情,他鬆了一口氣。

  端著咖啡在落地窗旁落坐,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瑣碎的話題,時間就這樣悄悄流過。

  看了看天色,忍足端起馬克杯,不急不徐將剩餘的咖啡一飲而盡。

  「我要回去餵貓。」而且上班時間快到了。

  跡部應了聲,拿著外套起身,說公司也還有事得回去處理。杯子裏還剩下三分之一,冷掉的Espresso。

  走出Starbucks,天色已經逐漸暗了。忍足朝左前方公園的方向看去,遠遠地,夕陽要落不落地掛在天邊,染出一片髒髒的、煙燻的色澤。

  不經意的一瞥,隨即垂眸看著前路。

  一前一後走著的兩個人都沒有開口,卻是步調一致,緩慢地走著。要回家餵貓的人不著急,說有事得回公司一趟的人也並不匆忙。

  瞇眼凝視天空的跡部忽然喃喃開口:「……本大爺討厭黃昏。」音量不大,但每一個字都說得相當清晰。

  走在前方的忍足並未回頭,只是以更低的音量續道:「我也是。」

  選擇了一份日夜顛倒的工作,只是下意識想逃避黃昏而已。每天總是等到華燈初上才願意踏出蝸居的租屋,工作到清晨返家休息;他已許久不曾白天走在大街上了,更惶論踏著暮色而行。

  今天因為跡部的關係,不知不覺在外頭待得太久,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打從心底排斥眼前那片夕日逐漸沉落的黃昏。整個人在瞬間被掏空,只感覺一陣暈眩,渾身乏力,幾乎窒息。

  「為什麼?」

  「那你又是為了什麼?」連自言自語也被聽見了嗎……

  「這種顏色不適合本大爺!」

  「……那是什麼理由。」沒力氣跟他開玩笑,也懶得追根究柢了。

  「你呢?」

  「你不覺得……夕陽下沉就像是生命的消逝麼?看著燦爛的日光趨於寂滅,逐漸消失,是很難受的一種知覺。每次看見夕陽,總覺得自己快死了一樣。」於是,無法自抑地心悸、著慌起來。

  忍足討厭那種失控的感覺。在這個日夜交會的時刻,陷入一種無法自救的絕望之中……

  會死的。他真的這麼感受到,瀕死的絕望。

  跡部沒有搭話。

  也是……這種想法,太荒謬了吧?忍足自嘲地笑道:「很無聊吧?就只是自己胡思亂想而已。」

  這是他第一次說出這件事。沒有辦法做正常時間的工作,原因就在於他無法忍受踏著暮色回家的感覺。

  為什麼要說這些?忍足不明白。

  他們是毫無交集的兩個人,即使見過再多次面也永遠有著一道無法跨越的距離;或許正因如此,才能夠無所保留地說出心底的想法。他們只是時常見面的陌生人罷了。

  十字路口,看著跡部自然地往左而行,忍足頓在路口。

  「Bye。我往這個方向。」沒等跡部回頭便踏上自己的歸途,仍是不急不徐地往公寓的方向走去。他喜歡這樣閒散的步調。心底越慌,才越該力持鎮靜吧。

  冷靜點、忍足侑士……不過是回家罷了。將貓食帶回去,接著也差不多該準備到店裏去了。

  天又更暗了。華燈初上,他的一天才剛開始。

  「喂。」背後忽然傳來跡部的聲音。在遠處,扯開嗓門的叫喚。「你的貓,叫什麼名字?」

  停住腳步,回頭看見的是跡部含笑的眼睛。

  「Lu-na。」

  刻意放慢速度,為了讓遠處的人讀出自己的唇形。忍足的眼角餘光瞥見剛升起的月亮。




亂吐的渣

雖然善良的好人小光說我的忍跡非常自然,感覺就應該是那個樣子,
但我對自己這種不知所云的東西依然非常沒信心。

於是……
這篇『可能』會有續。

明明概念就已經是硬從別人那邊凹來的了,這種東西還能夠不斷續下去,
要論起不知所云這回事,也真是奇葩了吧我 囧rz
Reiji不要打我啊啊啊……(光速逃~)

嘛、我喜歡Luna這個名字。(認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