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是在Fans Book裏看見的訪談,許斐說,他特別費心在意輸贏的部份,即便輸也不能輸得沒有意義

  做為一個讀者,在自身對於作品的感發、共鳴之外,探求作品中更深層的內涵一直是我閱讀的習性;向內碰觸隱藏其間的作者意識。因而,即使網王的連載劇情越來越令人無奈,仍一貫平常心看下去。每一段對話、每一個畫面,在作者用心創作的前提下都是有意義的。

  是作者真安排得那麼巧妙,或是我高估了這部作品?我不知道。到了後期,作者真的還能保持初衷,認真地賦予每一個角色、每一場比賽意義麼?眼前我保留這些疑問,希望在未來的故事中能找到答案。

  306話當中,金太郎蹦蹦跳跳談笑用兵,根本沒畫出交手的過程,不動峰單打三的深司已狼狽落敗。從頭到尾,深司只出現了一格──汗流浹背、跪倒在地;307話,用了一頁說明深司是因手腕不堪負荷而棄權。到了308,雙打二的神尾、石田兩人亦是受傷棄賽,最後一幕跨頁,看著橘抱住不甘痛哭的兩人,當下我也差點因之潸然。心情很低落。

  很明顯,不動峰被用以襯托四天寶寺的強悍,然而實力的落差真有如此懸殊?同時躋身八強的隊伍,不動峰在四天寶寺面前簡直可說是以卵擊石,毫無招架之力,讓人直覺地感到太過粗糙、濫情。高潮非得這樣製造?似乎太刻意、矯情了些。

  從早期不動峰以黑馬之姿出現在地區賽中與青學交手,可以看見作者對他們的用心經營;一路下來幾經波折,深刻感受到不動峰的成長,亦對他們未來的表現多所期待。然而,全國大賽的八強戰,卻令人難過地發現──不動峰被犧牲了,犧牲得很輕易、很徹底。

  可以想見,四天寶寺會於半準決賽勝出。贏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怎麼贏?

  不明白,作者為什麼能將自己曾那麼苦心經營的角色輕易帶過。深司與神尾他們敗得慘烈,是為接下來橘的出場製造高潮;然而,就作者曾言的意義,難道不動峰的存在就只為看橘一個人轟轟烈烈打一場球,如是而已?

  期待中,掺雜著難言的忐忑。

  網王無疑是個成長的故事,青學的角色刻畫得最細膩本無可厚非,然而在塑造他校角色、風格時,作者似乎稍嫌偷懶。即便許斐自己曾說過,網王是個『壞人打倒比他更壞的人』的故事,但就『壞』而言,有許多種不同的面向可以表現,並不一定要用相同的方式去凸顯。

  挑釁、惡意傷害事件層出不窮,網球格鬥化得很厲害;令人不禁懷疑他們究竟視網球為何物?喜歡這項運動所以燃燒生命去實踐,或是想爬上高處只是恰好以網球為手段?用盡一切只為了打倒對手,究竟為什麼想贏呢?這是,我看網王以來始終無法想出合理詮釋的部份。

  テニスはテニスです──這是,我的信念。喜愛網球的十餘年來不曾改變甚至愈益堅定的信念。

  無論未來劇情走向如何,只能期望作者不要遺忘自己曾經喜愛網球的那份心意。那才是輸贏背後,真正有意義的東西。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後話

本來只是看完308後百感交集,想隨手記一下,結果似乎越扯越遠。
網球的意義一直是網王當中,相當困擾我的課題,理也理不清。
這一小篇雜記,某種程度上說明我之所以會是虔誠的『手塚命』的原因:"P

對手塚來說,テニスはテニスです。
他在意輸贏、他拚盡己力,然而他最終在意的仍是網球本身──
那是對網球相當堅定、純粹的執著。

啊啊,社長我愛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