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悠兒問我,現在還很認真地看網王麼。我說是。
一旦喜歡上什麼就會很認真地喜歡,即使作者腦殘,
但那是他的作品,他有權決定要怎麼走下去。

連載的劇情根本就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向來是一笑置之的,就因為真的很喜歡,
才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淡化處理,不這麼做看不下去。
對不二與社長的敗北,我有那麼大的情緒反應實屬意料之外。
並不是不能夠輸,而是怎麼輸、有沒有必要輸。

嘛、這件事不要再提了,再講下去連自己都很煩。

方才在網王板看到討論串,阿隆贏了。
據說,因為石田被打到手骨折。
那種勝利,讓人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阿隆之前渾身浴血、接了再恐怖的球都沒事,
這樣也能把人家打到手骨折,這到底是什麼漫畫...
雖然從來就沒有認真把網王當成運動漫畫,
但是現在的情節根本是兒童不宜吧。

嘛、應該要感謝主,阿隆還活著,手也沒有斷 囧rz

漫畫依然會繼續收下去,直到許斐畫完或是畫不下去。
這樣算不算是盲目、意氣用事的堅持?

話說,舞台劇已經演到立海了。接下來,該怎麼繼續?
立海演完不演全國大賽就沒戲了,問題是全國大賽能演嗎?
比嘉中雖然每個人都很討厭,但至少要演的話還是能演;
後來對上冰帝,也勉勉強強ok,
只是跡部被剃髮的橋段會引起fans不滿就是了。

再來的四天寶寺,在舞台上打球打得鮮血淋漓能看嗎?
當一切只能以暴力解決的時候,就代表問題本身已經沒有意義了。
競賽的意義,從來都與暴力無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