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龍410賀文



  青い空を共に行こうよ
  どこへ辿り着くんだとしても
  もしも傷を負ったその時は
  僕の翼を君にあげる




  人的一生太過漫長,有著太多的未知。我們都不知道,明天的自己會是什麼樣、還記得哪些人哪些事、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堅持著最初的夢想。

  ……夢想。

  越前龍馬瞇眼看向緊閉的房門,裏頭傳來吸塵器賣力工作的聲音。正在整理房間的那個總是一絲不苟的男人,算是曾經的夢想嗎?從稚嫩的青春年少便想緊握著不放的、唯一的,夢想。

  雲層不知不覺越積越厚,陰翳的天色看來隨時會下起大雨。明明還不到雨季的……

  呿。

  越前龍馬不喜歡雨天,非常不喜歡。

  瞥了眼黑壓壓的天空,扔下手中已快被絞爛的雜誌──從紙頁的皺折程度,不難想見已被重覆翻閱無數次,甚至雜誌封面都磨到有些破損──他決定一探究竟。貓從來就不是擅於等待的動物。

  歐洲的紅土賽季已近尾聲,接下來是這一季最重要的法國公開賽。放棄衛冕巡迴賽的機會,在法網開賽的前三週硬是排出空檔回日本,縱使他沒有撲到社長身上說出思念,在久別重逢的時刻,整理房間絕對不會是最重要的事情。

  ──社長那個笨蛋!

  打開門見到本應在法國的越前,非但沒有半點錯愕,反倒理所當然叫他休息一下,自己要先整理房間。越想越是不滿,那個男人非得在這種時候、在那種事情上認真嗎?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在這一點上,越前龍馬向來是積極的行動派。隨著他俐落地從原先趴臥的三人座沙發一躍而起走到門口,接著是一聲砰然巨響──房門應聲而開。

  握著吸塵器的把手、身子微微前傾,正勤奮作業的手塚國光愕然抬頭,明顯對眼前的狀況感到困惑。

  「呃、越前?」

  滿意地望向終於肯好好看著自己的手塚,越前勾起一彎比拍攝平面廣告時更燦爛的笑意。

  「請繼續啊,社長。我只是來關心一下你的工作進度而已。」手塚愣住的此刻,吸塵器仍然賣力工作著。




  他曾在一場比賽過後對少年說「你要成為青學的支柱。」,那個時候,他們都還只是孩子。

  關於那場私下進行的比賽,他以為,那是自己經過多次審慎考慮的結果。直到很久以後他才明白,這個結果根本超出他所能預期的範圍。他以為,自己以「社長」身份做出的判斷,實際上卻是「手塚國光」本人的意志;潛意識裏隱而不顯、那時的自己尚無法明瞭的意念。

  蹲跪在網前的少年只是憤憤不平地仰頭瞪視著他,琥珀色的雙瞳迸射出意義不明的光芒。而後低喊了一句話,起身掉頭就走。

  他並未出聲阻攔,因為少年說:「我一定會贏你!但那只是因為我想贏,不是為了符合誰的期望。」

  少年踩著在夕陽下拖得很長的影子離去,左手抓緊球袋的肩帶,微微發顫。不知道,心底是什麼樣情緒多些。

  他留在原地,靜靜看著汗濕的左臂,不清楚自己能做多少;不惜犧牲一切、拚上未來也想傳遞給出去的東西,對方確實收到了嗎?

  墨瞳一沉,他走向休息區收起球拍。帶來的球,方才已被少年拿走了。

  往後的一段時日,少年眼中只有一道高大的身影矗立眼前。不知不覺地,十數年來拚了命想超越的老爸被晾在一旁,以那道身影為目標所激起的鬥志,令他在球場上所向披靡。

  ──這絕對不是為了誰的期待……

  他依然這樣反覆地告訴自己。以越前龍馬之名,對自己承諾。

  不知從何時起,少年眼中只剩下那道身影,而那的確不是為了擊敗對方,更不是誰的期待。只是單純地、想注視著那個人而已。

  這樣意識到的時候已無法分辨,日積月累下來的強大執念是什麼。

  離開學校、站上世界舞台之後,日復一日在球場上奔馳,少年深刻瞭解到,所謂「想贏」並非僅僅意味著不想輸而已。背後應該還有更強韌的、足以支撐這樣意念的東西。他相信,那「東西」,就在某個寡言的男人身上。一個總是什麼也不說,被追問就堂而皇之回答「因為我是社長」的笨蛋豬頭男人。

  追根究柢,是他先扔出了球、而自己接住了。始作俑者,應該負起連帶責任吧?

  絕對要讓他的視野只剩下自己的身影──這是少年在海的另一端,對自己許下的誓言。




  「……快好了。」

  看著只愣了兩秒,隨即回神繼續作業的男人,沒來由地感到一陣氣悶。自己的世界發生了劇變,而始作俑者卻淡定如常。這不是太不公平了?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