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從來沒有真正認真地談過,不二周助之於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算起來,對不二的認識甚至早於網王。在還不知道網王是什麼樣的故事以前,就先遇見了不二周助這個男人;起因是,治水寫的《飛燕還巢》。那時沒看網王,也沒興趣看,只是喜歡治水的文,於是象徵性地讀了第一章;治水給他的定位是個腹黑的大魔王(笑)

  《飛燕還巢》是個關於魔王與他的廚師的故事。很喜歡這樣的設定與情感基調,淺淡卻雋永。即使是光芒萬丈的天才,仍嚮往著簡單平實的幸福。我喜歡這樣的簡單與溫暖。很真實,卻意外地讓人想掉眼淚,那樣的溫柔。

  看完網王原作之後,第一篇看的同人文就是《飛燕還巢》。河不二是我在實質意義上第一個喜歡的CP,還寫不出來,但始終都放在心底的。這也是我身為手塚命、對不二有著特殊情感,卻沒有變成塚不二命的最重要原因唄。已經認定了。

  其實差一點變成不二命噢。在所謂的410事件之前。看了那一段,哭得要命,恍然才發現原來我喜歡社長那麼那麼多。不知不覺地,已經滲入骨髓了。嘛、這些都是後話了。以後談到社長的時候再說。

  (話說,我怎麼總是這樣後知後覺呢,喜歡少艾的時候也是。直到他殞命、我哭得不可收拾把身旁一票人都嚇傻了,才知道自己已經喜歡他那麼多了。曾經可以很理性地想著,等他走了我再來寫雜談,在事情發生後卻一個字也寫不出來……哎,往事不堪回首。)

  開始寫網王文,其實是為了寫不二。只因文章看來看去,各種千奇百怪的不二都有,卻沒有一篇能夠貼近我心裏對不二的印象。於是,卯起來寫我心裏住著的那個不二周助,清冷孤獨,溫柔對待一切,看似能隨意融入任何群體卻始終有隔;那樣既冷靜溫柔卻又疏離的不二。

  第一篇網王文是〈一期一會〉,我還記得,寫完楔子的那天是五月六日;少艾的生日。想寫校園生活,關於手塚與不二的種種。他們在我眼中,一直是相當貼近的兩個個體;適合當那種凡事瞭然於心的知己。後因諸多因素不再繼續寫下去,但這是到目前為止,我最努力架構、寫過最多草稿,甚至從頭到尾把每個章節大要、分段場景都寫完的一篇。未來,是不可能再做這樣的事了吧。我想。

  再寫不二,是〈La Dernière Pluie 〉。同樣老是被認為是塚不二的一篇。那是我當下腦海浮現的不二,把他的孤獨無限擴大渲染,就成了那副德性。然而,想寫的並不是悲,只是一場自我追跡的過程。為了這樣一個愁雲慘霧的沉重短篇,後面有幾個同系列的番外待寫,計劃中,還有兩篇河不二。阿隆是個溫柔的好男人欸,我想試著,帶給他們幸福。

  事實證明我是個容易賭氣的傢伙(→本來就是-___-#)。為了不二,留下這樣一個很難填完的大坑。未完稿一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把Pluie系列寫完。整個系列完結之後,我對不二的情感才真正能夠完整。

  或許是,某部份的自己和他很像,於是,希望他可以幸福(笑)


  順道記一下。

  初見相葉飾演的不二,其實相當驚豔的。雖然在寫實映畫中他根本沒什麼發揮的空間,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樣的印象到了看見他在網舞的演出,愈益鮮明深刻。

  儘管他笑起來太過燦爛明亮、認真起來又太過認真,少了不二該有的清淡味道;依然喜歡他的氣質,有著很美好的成份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