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的 熄滅了
消失的 記住了
我站在 海角天涯
聽見 土壤萌芽

等待 曇花再開
把芬芳 留給年華
彼岸 沒有燈塔
我依然 張望著

天黑 刷白了頭髮
緊握著 我火把
他來 我對自己說
我不害怕 我很愛他

──『彼岸花』,Sung By 王菲,詞/林夕,曲/王菲




  ── Oshitari Side ──

  (1)Blue Tears



  與Blue Tears的緣份,始於一個夏夜。那是,Amy的店。她與大表哥離婚後,獨自搬到東京重新開始;於是,在鬧區一隅開了這樣沉靜的小Bar。

  開幕前一晚,她在店門口上上下下比劃著,不知該怎麼放置那塊深藍色的招牌。我打燈下走過,在昏黃的光線中看見熟悉的剪影,不由得輕喚出聲。

  「Amy?」她不喜歡我們喚她大嫂,嫌老氣。Amy是個親切隨和的名字,叫著叫著,也就習慣了。

  放下手中的招牌,Amy回過頭,以困惑的目光凝視我。

  我站在路燈下的逆光處,她瞇眼看了會兒,才忽然大笑出聲:「你是……侑士?!」不敢置信地指著我,瞪大了眼又驚又喜。

  輕點了點頭,她依然如同記憶中那般開朗。「……好久不見。」

  確實是好久不見了,自從去年她與表哥離婚、搬家以後,便不再有過聯繫。

  「你長大了吶……」她笑得神清氣爽,看不出絲毫落寞。然而,真是如此?若是情傷能夠這麼輕易撫平,愛也未免太過廉價了不是?至少,每日每日,我都清晰地感受到那股澀然的酸楚,滿溢。

  「又在倚老賣老了妳。」早婚的她也不過大了我十幾歲,分明只是個頭比我還嬌小的大姐姐。隨著她的笑,我亦輕輕勾起嘴角,放軟了臉部線條。

  「哈哈,你也還是不肯認小嘛。」走上前,踮起腳尖親暱地揉揉我的髮,「頭髮又長了不少呢。可惜你太小了,早生個十年說不定我就嫁你了。嘻。」

  「呵……」這一回是真正地,笑出聲。「下輩子我會記得早點出世等妳的。」

  敲了我一記,她重新拿起擱在牆邊的招牌,「不跟你玩啦。來幫我看看,掛哪邊好?」

  「妳的店?叫什麼名字?」接過招牌,仔細端詳著那比我的藍髮還深邃的顏色,忽覺有些什麼被觸動了。

  「Deep Blue。」眼角餘光瞥見她說話時,垂眸看著人行道上的磚。

  「真是沒情調的名字,我幫妳改一改吧。」

  訝然抬頭,失笑。

  「你這傢伙……」朝店內指了指,「進來慢慢聊吧。」說著,邊推門進去,我拎著招牌隨後跟上。

  就是這個偶然夜晚,我在深藍色的招牌上,加了「Blue Tears」的字樣。Amy笑彎了腰說,我不知道你有這麼浪漫。隨後問道,怎麼想起這個名字?

  我沒錯過她捧腹時,眼角溢出的淚。不想提及緣由,我刻意輕佻戲謔地說,Blue Tears感覺有品味得多。

  兩人份的憂傷已太過沉重,沒必要加上Deep這個字眼,讓Blue更形不堪。至於Tears,呵,那是埋藏在心底最深處,始終不敢輕易碰觸的美好──在我尚未做好準備以前。

  太過晶瑩耀眼,於是,害怕一觸即碎。太深沉的愛,在心底壓抑地暴動著。

  是害怕他受傷或是自己受傷?說真的,已經分不清了。如果安靜看著他的側臉、看著他右頰上漂亮的淚痣是唯一守護他的方式,又有何妨?

  不曾過問Amy離婚的原因,亦不曾問起她為何選擇在東京落腳。有些事,不適宜張狂暴露,絕口不提並不是逃避,讓那些該遺忘的事物,在角落安靜地蒸發就好。

  她需要的是遺忘過去的殘破,而我需要的是,撿拾當下的自持。我們都需要,一個安靜的角落,沉潛。

  我們聊到很晚──關於她的新生活,以及我的生活──離去之前,Amy問我有沒有空過來幫忙。沒有猶豫,我一口應允。

  只是希望能有個安心休息的角落吧?Amy像是親人,甚至於比流著相同血液的至親還更令人安心。而我也知道,她需要我;需要我的存在讓她堅強起來。

  此後,每天下課、練完球之後我便在Blue Tears待到午夜。Amy則在我離開後繼續營業到清晨。

  開始有點明白,為什麼Amy會選擇開一家酒吧而不是其他。

  這種既熱鬧又陰暗的地方,適合豢養孤獨,適合遺忘,更適合療傷。那麼多形形色色的人來了、走了,留下了什麼、也帶走了什麼;每日有許多故事在此發生、許多情感在此沉埋。我是旁觀者,更是當事人,在不經意間見證了一切。

  深邃的店招牌以及「Blue Tears」,是座孤獨的城堡。我和Amy穿梭其間,安全並且適切。

  我不知道,她得花多少時間才能走出前一段婚姻的陰霾,更不清楚,該花多少時間我才能有勇氣面對心底深藏的愛戀。

  那人總是一臉傲然地對別人說,我是冰帝的天才,彷彿我的一切皆是那麼理所當然。呵,可他並不知道,即使是天才也有無法掌握的事,比如愛情。

  既希望他能明瞭,又在想跨出去的當下遲疑,舉棋不定。我們之間有一條看不見的界線,跨越只是一步,破壞了平衡之後,卻只能粉身碎骨。

  總能一眼看穿人心的你,能夠明白嗎?跡部……



後話

嚴格來說,〈斷續〉是〈狐步舞〉的番外,
時間點較早,完全偏重於忍足的剖白。
兩篇同時進行,靈感很多但手感很糟,
認命了,反正從這篇開始貼也無妨。

因為某些根本上的堅持,縱使這篇的進度比較快,
我仍必須強調這是〈狐步舞〉的番外……bbb

愛情故事依舊苦手。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