Ⅰ、鑰匙



  黯夜之森深處,一泓清泉在月光下閃爍著淡淡的溫柔光芒。

少年坐在池畔,左手輕撫趴在他膝上的喜瑪拉雅貓,右手不時伸到池裏撥弄幾下,擾亂表面的平靜,激起一汪汪漣漪。琥珀色的雙瞳熠熠,心思卻顯然不在眼前的景物上。

  「吶,卡爾賓。你說我到底忘了什麼事?」

  像是對少年的問題習以為常,被喚作卡爾賓的喜瑪拉雅貓慵懶地伸展背部,象徵性發出愛理不理的喵聲做為回應。

  不滿卡爾賓的反應,少年加重了手勁。「那時候你也在的嘛……」

  他想知道,家裏那個老頭至死都不願意透露的真相究竟是什麼。分明清楚意識到記憶缺了一塊拼不完整,卻怎麼也想不起來的感覺真的很糟。破碎記憶令他質疑起自己的存在。

  若連城市的守護者都質疑自我,那麼忘卻之都還有什麼存在的理由?每回思及這個問題,人就不自覺煩躁不耐了起來。

  卡爾賓扭動身子擺脫過重的揉捏,貓尾向上甩起,拍打著少年的手背。似安撫,又像是敷衍。鬆開手,掌心滑過貓的背脊輕拍兩下,少年示意自己想起身了。

  才撐起身子便感到一陣突如其來的暈眩,踉蹌著跌坐在草地上,他無力起身。渾身乏力令他不悅地瞇眼瞪視著森林幽暗處,真希望凌厲的目光能夠穿透空間而去。

  他來了。

  不知道是誰,但少年很強烈地感應到那個人散發出的執念──那是自己不舒服的根源──看來會是個難對付的傢伙。

  過往雖然也會被能量干擾而不適,但這麼強烈的感應還是第一次發生在他身上。不僅是暈眩,最近時常因那股能量而痛苦不堪,狀況隨著那人的接近愈發嚴重。說不出是怎麼樣的難過,體內似乎有著另一個自己咆嘯著,就要破體而出。

  他並不畏懼,只是討厭那種一無所知的虛無感。相當不踏實。

  無法起身,少年索性蜷著身子倒在草地上,閉上眼,開始胡思亂想試圖轉移注意力以忘卻自身的不適。

  不多久,一抹冰涼的觸感貼上他的額。這種溫度,不必睜眼少年也知道是他來了。那個麻煩的男人。

  「又不舒服了?」柔軟的聲線滑過耳際,如同他向來偏低的體溫,微涼,某些時候能使人鎮靜。

  少年不語,將仍帶點溼意的右手覆上來人的手,算是默認。

  「今天來了個有意思的旅人吶。」邊說著,邊在少年身旁坐了下來。掌心依然貼在他的額上。

  來自外面世界的旅人,每個月都會有一兩個,大部份是被傳說誤導,抱著希望來追尋新世界的笨蛋。偶有為數不多的人是為了遺忘之泉而來,例如今天男人遇上的這一個。

  迅速拍開阻礙視線的大掌,少年無視於暈眩感強坐起身,「你已經見過他了?」

  「當然。」萬年不變的笑容在眼前擴大,少年卻覺得整個世界,在旋轉。「他……很特別。」

  「什麼意思?」強忍不適,說什麼也要追根究底。

  「沒什麼。」標準的欲蓋彌彰。

  有時候,會覺得這個男人非常、非常討厭。

  祭司,忘卻之都最崇高──好吧,地位僅次於自己──的存在,居然是個靠一成不變的謎樣笑容、從不把話說完的鬼祟風格來維持神秘形象的傢伙。不過就是愛裝神秘的討厭鬼,不知道城市裏的居民到底敬畏他什麼。

  「不說就算了。」反正總會見到的。撇過頭,懶得與男人多做糾纏,少年一把抱過卡爾賓,準備躺回草地上休息。

  男人笑得很開心,栗色的髮絲在月光下顯得飄渺。「生氣了?只是……擔心你會對他心軟。」

  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少年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那種不可能的事就別說了。」

  「龍馬……」男人倏地睜開漂亮的眸,深邃的湛藍色瞳孔倒映出少年不耐的面容。

  「我沒事。」就只有這傢伙,自己始終對他沒輒。與老頭將自己託付給他無關,老是笑瞇著一張臉的深沉男人本就是難以應付的典型。

  「我幫你……」話還沒說完,被少年冷淡地打斷:「不必。」

  男人不以為意站起身,拍掉身上的草屑。「我跟他說,你會去找他。」

  「多事。」跟著站了起來,目光四下搜尋卡爾賓的蹤跡。和這男人說話太費力,他現在只想離開。

  「不想早點把他打發走?」

  少年忽然憶起,久遠前的過往曾在古書上看過的句子,巧言令色。用來形容這傢伙再適合不過。「有你插手的事通常都不大好打發。」

  「龍……」

  最後殘存的理智悉數崩解,在男人喚他名字之前,少年搶先一步衝口而出:「不二周助,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他實在不明白,無論隨興逛到哪裏,為什麼這傢伙每次都能準確無誤在第一時間找到自己?想靜一靜,無論哪裏都好,只要能擺脫這個該死的男人。

  「幫你療傷啊。」牲畜無害的笑容,怎麼看怎麼刺眼。

  「你神經病啊。我沒事。」邊說邊向通往出口的小徑緩步走去,沒意外的話卡爾賓應該會在荒木那兒。

  跟在後頭,男人沒有離開的打算。「你……」

  「你有完沒完……」

  走上前,抓住少年的手肘。「我答應南次郎前輩要好好照顧你的。」

  這男人,若不是無賴就絕對是個神經病。

  「你要我說幾次?第一,我已經不是需要被照顧的年齡了。」在忘卻之都,八十歲就算成年,自己都已經兩百八十歲了還要被這樣子保護,根本就是騷擾。

  「第二,就算照顧,也不必三天兩頭對我使用神癒咒吧?」那種最高等級的療癒咒文相當耗費精神力,施展過後身體因不堪負荷而變得極為虛弱,至少得休養半日才能恢復。少年搞不懂他為什麼總愛小題大作。明明沒什麼大礙,因旅人到來所造成的不適也早習以為常;對自己施用神癒分明是沒必要的浪費。

  對於少年的低聲咆哮,男子依然只是笑著搖搖頭,並不予以回應。就是這種包容似的舉止,令少年更加氣憤。

  「別氣了,不用就不用。」放開手,轉而輕柔地撫上少年細軟的髮,不用咒文,仍以意念為導引,將自身能量灌入他體內以減輕不適的症狀。

  不耐地拂開男人的手向前跑去,纖細的身影迅速隱沒在幽暗的林中。

  走向遺忘之泉,不二周助卸下慣常的笑容閉目沉思。


  『請你照顧龍馬,直到他遇見那個人。』

  『那個人……是誰?』

  『到時你會知道的。』


  時候,到了嗎?

  少年那扇遺失了鎖匙的記憶之扉,說不定,能由他來開啟──手塚國光,那個來自外面世界的旅人。

  即將有重大的變化,在他與越前龍馬見面後發生。不二對自己的直覺有絕對的自信。

  守著龍馬那麼多年,他要的,不過是真相而已。


後話

我覺得,我在寫一個只有自己看得懂的故事Orz

忘卻之都是很久以前就想寫的東西,
最近冒出一點靈感後,便一發不可收拾地栽下去了。
奇幻架空是從來沒嘗試過的類型,
加上我並不長於敘事,就變成這副德性了。
寫得很跳躍、沒什麼邏輯,但是自己寫得開心。

書寫能夠帶給別人什麼我不知道,
但是能夠撫慰,我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