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個晴天──忍跡篇

『雪霽初晴』

  等一個晴天,我們會再相見
  你說了,風吹我就聽見
  笑著說再見,就一定會再見
  心晴朗,就看得到永遠

  ──『等一個晴天』,詞/梁文福,曲/武部聡史



  那年冬季,東京下起初雪的時候,跡部景吾並不在日本。忍足常想,若是他在的話,一切會變得不一樣吧?記憶深處的純白色飄忽迷離,染上幾分恍惚的孤獨。時過境遷,關於那些再回不去的過往,終究,只能想想而已。

  舒曼的夢幻曲在室內迴蕩,反覆的音節、輕緩的旋律,很容易引人陷於傷感的冥想之中。

  忍足起身關掉CD Player,一室的冷清驀地暴露出來,猝不及防;每一分空氣都沾上難以言說的寂寞,並且寒冷。窗外,細碎的雪花飄動,街道上不見人跡。大雪連下了三日不止,今天雖有轉小,仍舊稀疏地落著。

  他是喜歡雪的。喜歡那樣帶點寂寞的浪漫。沒有跡部的雪景,讓人有些孤單。只是一點點而已。

  曾經有一次在學生會辦替跡部整理桌子的時候,無意間在撿起的記事本上看見一段話──

  『忍足說他喜歡雪。那是我最討厭的。
   即使雪景很美,雪融的時候卻是滿地泥濘、污穢不堪。
   殘忍地昭示著美麗無法長久、沒有人會在盡頭守候。

   本大爺才不屑那種悲哀的美麗……』

  忍足知道自己不該侵犯他人隱私,因為瞥到自己的名字,就順勢看完了那一頁。當下,他被這樣的話語震懾住,反射性地用力闔上記事本,幾乎流下淚來。

  於是在很久以後,他約了跡部一起看雪,那年冬季東京的初雪。他想握著跡部冰涼的手指,把『無論何時,都會有人為他守候』這樣的意念,透過指尖的溫度傳遞給他。卻沒想到,那個約會終究無法兌現。

  這是,忍足待在北海道的第四年。

  當年跡部被安排前往國外唸書的時候,兩人甚至連見面道別的機會都沒有。一起看初雪的約定,隨著積雪緩慢溶解、變得泥濘,逐漸化作一道不堪的傷疤。劃過心口,就此生根。不太疼,只是不好不壞地存在著。

  有時突然看見了醜陋的疤,在那個瞬間,心上會泛起一陣意義不明的刺痛。僅此而已。

  在那之後,跡部曾傳來訊息,唯一的一次。只有簡短、相當符合他風格的四個字──等我回來。其後音訊全無,兩人就此斷了聯繫。

  跡部景吾向來如此自信,專斷而霸道。

  『等我回來。』這樣一句沒頭沒尾,沒有約期的承諾,是一個咒。看見手機螢幕上顯示收到新訊息的那個瞬間,忍足便徹底中了咒。

  究竟,為什麼而等待?他無法回答。說到底,那不過是個沒有任何原因的制約。或許是愛情。還沒有機會確認的愛情。兩人之間的情感始終曖昧不明,牽掛著彼此,卻不曾說愛。一次也沒有。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的情感羈絆沒有終點,即使是失聯的現在,忍足並不認為那已經結束。

  跡部離開後,他不顧家人的反對,執拗地到北海道唸藝術。北海道是整個日本雪下得最多的地方。他以一種安靜卻疼痛的方式,銘記愛情──如果,是愛的話──那是,只有自己才懂得的深刻。

  然而若問他究竟信不信跡部捎來的承諾,答案卻是不置可否。那無關乎信任與否。太多的不安忐忑,讓他無法安心地相信未來。他不敢想像、不願意期待。

  與其說信任,倒還更接近賭注吧。忍足和時間打賭,並以這種方式確認;若跡部帶著那份羈絆歸來,自己會對他說,從來都說不出口的,那句話。

  已經,第四年了。景吾……

  「侑士、侑士!」急促的敲門聲伴隨著同學在門外的叫喚,打斷了他的思緒,忍足猛地回神。

  住宿生活使得生命變得簡約,同時,也變得易於陷入冥想。除了必要的上課之外,大半的時間他不是看看電影、望著雪景畫圖,便是陷入安靜恍惚的幻覺之中。思緒跳躍間,想了很多,也好似什麼都沒想。

  這樣,算不算是浪費生命呢?

  忍足失笑,一邊搖頭一邊走上前開門。失魂落魄的,一點都不像自己了。常年處於寒冷的地方,腦袋也被凍得不靈光了麼?

  房門尚未完全打開,只見住隔壁寢室的山田扶著門沿,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外、外找……」

  拍拍對方的肩膀,忍足笑道:「慢慢來就好了,怎麼跑得這麼喘?」事實上,他對訪客是誰並不在意。反正要不是家人,便是外系的女孩子來邀他看電影之類的,他對兩者都不抱持期待。

  只見山田搖頭指著自己的後方,忍足正待往他高大的身形後面看去,一道熟悉的嗓音劃破稀薄清冷的空氣傳來:「不過幾年沒見,你這傢伙該不會認不出本大爺了吧?アン?」

  隨後,一張再熟悉不過的面容映入眼簾。帶著風塵僕僕的疲憊,依舊不減其傲。

  忍足登時如遭雷擊,僵在原地動彈不得。

  景吾……回來了?

  沒察覺兩人之間的異狀,山田拍著胸口平順呼吸,一邊微喘著道:「管理室沒有人在,我出門時看見他在那邊等了很久的樣子,天氣很冷,就趕緊把人帶上來了……」

  頓了一下,他欲言又止,卻終究沒再多說什麼。

  「你們慢聊,我先走了……」

  跡部向正要離去的山田頷首致意,綻出來的笑容像雪地裏的玫瑰,冷冽,沒有香氣。分明只是輕鬆的微笑,卻令人無法逼視。懾於那樣渾然天成的氣勢,山田僵硬地朝跡部笑了笑便迅速掉頭離去。

  他方才沒有說出口的是,初見跡部便覺得他很眼熟,而後才忽然想起,那就是忍足不離身的速寫本上最常出現的面孔。本以為,忍足飽含複雜情感的一筆一劃,描繪的是自己的想像;沒想到,世間真有這樣的男子存在──霸道地攫取了所有人的視線,那樣的光燦美麗;像朵帶刺的驕傲玫瑰。即使只是幾筆簡單的速寫,都能感受到不容質疑的強烈存在感。

  人都走了,忍足仍然相當沒有現實感。顫抖著雙手撫上跡部冰涼的臉頰,跡部沒有閃避,微微擰著眉頭說:「你的手很冷。」

  「景吾……」

  看著恍在夢中的忍足,跡部舒展了眉心,似笑非笑,「忍‧足‧侑‧士‧我們非得站在門口說話麼?」紫瞳微瞇,一雙漂亮的眸子透露了他真正想說的是──你這傢伙想凍死本大爺麼?!

  進了門之後的慌亂不在話下。

  泡茶的時候,忍足幾次險些打翻茶具。一旁的跡部終於受不了地把他推開,「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你在天寒地凍的地方待久了,天才的腦袋被凍壞啦?」言談間,已經俐落地泡了兩杯紅茶。

  忍足怔怔地,一逕注視著剛放下茶杯,坐在沙發上優雅地伸展四肢的跡部。待被注視的人不耐地正要開口抗議,他才走上前,俯身抱住了跡部。

  「歡迎回來……」深深地,要把人揉進骨髓裏的那種擁抱。

  「有必要露出這種恍若隔世的神情麼?不是說過了等我回來,你不相信?」既沒有回抱,也不把人推開,跡部悶聲道。

  忍足答非所問:「你不在的時候,東京下了初雪……今年,又錯過了。」

  這傢伙,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提那件事……

  「本大爺沒有說過嗎?我最討厭雪。」被碰到了痛處,跡部使勁掙開忍足的懷抱,抬頭瞪視著他。在忍足那雙深海般的眸子裏頭,看見了來不及掩飾的深沉哀傷。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在這裏,看著雪……等你。」在跡部還來不及說話的時候,看著窗外柔聲道:「吶、小景知道嗎?大雪過後,會是晴天噢。」

  ──所以,無論何時我都會站在盡頭,帶著溫煦的陽光、等你。

  ──景吾,歡迎回來。




後話

結尾好草率(淚)
本來想寫個幸福大團圓的,可是越寫就越驚悚了起來。
我實在一點也不適合那種噁爛的調調欸Orz|||

這一篇的幾個片段,曾經拿給Reiji寫了『那年冬季』。
前幾日忽然有了繼續敷衍故事的感覺,就順著寫下去了。
不一樣的感覺,但同樣有個溫暖的結尾。
算是姐妹篇吧,歡迎有興趣的朋友過去看看囉:P

又,雖然歌詞很芭樂,
但確實就是因為這首歌才生出這個系列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