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jiArima『約會』番外/Oshitari Yushi 2006生日賀



  Ⅰ、

  推開門,兩顆鈴鐺相互敲擊,發出清脆的聲響,慵懶、有點單薄的女聲在那個瞬間流洩而出。依然是小野麗莎,似乎沒放過別的音樂。

  跡部每次走進這家店,便習慣性地尋找一個身影。那個始終沉靜做事的男人。可能正在擦著玻璃杯、拖地板、調飲料,或是收拾杯盤狼藉的桌子、在櫃檯邊結賬。諸如此類,瑣碎的工作項目。

  有的時候,會看見女孩子坐在吧檯邊和他說話。

  失意的、悲傷的、孤獨的、歇斯底里的,形形色色的女子,一場萍水相逢的傾訴。他只是安靜聆聽,間或給予適時的安慰,遞上紙巾或是冰水。手邊的工作仍默默進行著。他很少說話,也從不逾越,只是淡漠疏離地賦予沉默的溫柔。

  有的時候,會看見他在笑,淺淺地,唇角勾起的弧度很完美。

  低沉的笑聲、深藍色的髮,以及鏡片後面同樣寧謐的藍眸,散發出一股令人沉溺的魅力。幽深,不張狂,卻無所不在。海潮一般拍打著。潮起潮落,海洋依然是海洋,不變的深邃。他天生是個適於夜晚的男人。

  儘管身旁眾聲喧嘩,跡部仍時常將視線放在他身上。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經意地那樣做了。偶爾,也能看見他投向自己的深沉目光。即使只是驚鴻一瞥,彷彿幻覺。

  他們不曾交談。連最基本的招呼都沒有。他站得遠遠的,謹守工作崗位。至多是店裏忙不過來的時候,會聽他同事喚他幫忙。侑士,那是他的名字吧。

  不知道,這個男人在陽光下是什麼模樣?還能這樣沉靜完美麼?


  Ⅱ、

  門上的鈴鐺清脆地響起。忍足不必抬頭就知道又是他,那個財團少爺;身邊永遠伴隨著一大票人,以眾星拱月的姿態出現。連開門的聲響都與常人不同,舉手投足都在昭示自己的存在。

  沒見過那樣自戀的人。這是忍足對他的第一印象。

  心裏很清楚,他與自己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卻總會在工作的空檔,不自覺站在暗處專注地打量他。像是皺眉、聳肩這樣細微的動作,或是笑容。他的笑是冷冽的,帶有一點輕蔑睥睨的味道,眸中是晶亮自信的神采。

  即使與自己的調性不合,忍足無法否認,他的一舉一動皆散發出令人折服的光芒。閃閃發亮,但清冷感受不到溫度。

  兩人不曾交談,事實上是忍足有些刻意迴避的。幾次眼神交會的瞬間,他總是想著,若開口,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對話。終究只是想而已,在這種地方,能有什麼有意義的對話?

  最後一曲終了,店內只餘下嗡嗡的嘈雜聲。忍足背過身換唱片,猶豫著,不知該放哪一片好。上班的時候,他只在店裏放小野麗莎,反正也沒人來抗議過。他喜歡那樣自然隨興的聲音,讓身心放鬆,不去理會店內的喧嚷。

  結束了《Pretty World》,接下來換《DANS MON ÎLE》吧。法式的浪漫。在Lisa唱起C’EST SI BON的時候,忍足轉過身子,那個自戀的傢伙卻失了蹤影。

  瞬間的恍惚,同事阿J已朝自己走來,伸出手。「吶,侑士。這是剛剛那一桌的。」

  點頭,接過同事遞上來的幾張單據。跡部景吾,信用卡簽單上的字跡優雅而帶著霸氣。那是,他的名字。

  如果在別的地方遇見,我們會不會交談?那時,又會有怎樣的對白?


  Ⅲ、

  一個清朗的冬日早晨,忍足拎著貓穿越公園的時候,跡部自前方走來。那是他們第一次在店外遇見。

  猝不及防的相遇,在日光之下。所有曾經演練過的對白都派不上用場。

  忍足只是說了句,你好。訥訥地。



後話

賀文遲了一週,但總算是寫了。
真的很喜歡忍足欸。

概念是從Reiji的『約會』來的,
有興趣可至她的專欄看看。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cosplay/100097973/index.asp

只是,想寫一些很片面的感覺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