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obe Keigo 2006生日賀




  Ⅰ、
  
  生命不如一行波特萊爾。
  
  大廳裏眾聲喧嘩。許久不見的友人因著跡部的生日宴會聚首,聊天、嬉鬧,大伙兒都玩瘋了。身為宴會主角的跡部走向門口,打算出去透口氣時,不期然想起了這句話。

  與此同時,鏗鏘一聲,手中的玻璃杯墜落,在象牙白的瓷磚上碎成片片。一旁的男侍見狀,急忙隨手放下托盤,上前欲清理玻璃碎片。
  
  「少爺,您……」
  
  「我沒事。」

  看也不看對方一眼,跡部越過他,逕自走了出去,餘下正遞出白毛巾的手,尷尬地僵在半空中。

  來到室外,才發覺今晚的月光很亮,溫潤地照在庭園之中。那是一輪接近滿月的上弦月。許久不曾有過這樣靜謐的感受了。跡部踏下石階,只是想,漫無目的隨意走走。

  生日宴會仍持續進行,門裏門外卻是兩個世界。

  最後回望了一眼燈火通明,熱鬧得很遙遠。那些,都已經與自己無關。


  Ⅱ、

  忍足侑士始終記得,自己與跡部初遇的場景。縱使只是自己單方面的記憶,跡部事實上並不知情。

  那是個有著溫煦日光的春日午后,跡部坐在校園一隅,僻靜的樹蔭下。修長的雙腿優雅地交疊,膝上攤著一本書。不知道為什麼,忍足直覺認定,該是本詩集吧。

  陽光自枝葉間流洩,光影交錯閃動,灑了遍地斑駁的痕跡,映著跡部耀眼的金髮,令人難以直視。

  讀完最後一頁,他闔上書本,向後輕靠在樹上。閉起雙眸,任風吹開書頁、吹亂了髮,他恍若未覺,似在一意感受、思考著什麼。看不見眼神,白皙的臉龐也沒有多餘的表情,他只是微微抿唇,牽出一道沉靜的線條。忍足卻覺得哀傷,無以名狀。

  儘管如此,當下他並未上前探問、沒有佇足停留。這一切,不過是短暫剎那的經過。

  很久很久以後,某次忍足在跡部房裏的書櫃看見了似曾相識的書影──一本法語詩集,Les Fleurs Du Mal。他讀過英譯本,Flowers Of Evil,惡之華。

  「怎麼會想讀《惡之華》?」指著書,狀似不經意地隨口提問。他是在意的,非常在意。

  忍足想知道,當年跡部闔上書本的心情。

  對已是高中生的他們而言尚屬艱澀的法語詩集,當年的跡部是抱著什麼樣的想法把它讀完,並流露出那樣的表情?

  右手掠過忍足自架上抽出《惡之華》,輕輕地撫過封面、翻開。跡部並未正面回答問題。

  「你知道芥川龍之介曾說過,『生命不如一行波特萊爾』嗎?」不待忍足回話,他一頁頁地翻著詩集,自顧自喃喃續道:「說出這樣的話,難怪那個男人會自殺。」

  忍足沒有問下去。

  那一刻,他在跡部臉上看見了熟悉的神情。


  Ⅲ、

  獨自走在無人的園子裏隨意散步,不知不覺走到許久沒來過的花園西側。這兒沒種什麼花,倒是有幾棵樹。

  仰頭看著零星飄著的落葉,跡部至今仍不清楚這究竟是什麼樹種。每年初春,總是開了整樹白色的花,花瓣很小,一面開花的時候,一面也紛紛在落。清甜的香氣隨風飄散,那是童年記憶裏唯一的芬芳。

  他的童年,除了不斷地閱讀學習,再無其他。非是厭惡或有什麼不情願,但總是會嚮往,窗外的生活。

  已經忘了是在什麼地方讀到那個句子了。

  ──生命不如一行波特萊爾。

  不明白為什麼,讀到的時候覺得非常難受,靈魂在發抖。全身上下的每個細胞,對那句話產生極大的抗拒感;生平第一次,不可一世的跡部景吾竟也有了流淚的衝動。

  隔日,他在已經排滿的每日課程當中,又硬生生插入法語課,興趣從古典文學轉向了現代詩。執拗地,他想閱讀波特萊爾,看看腐敗當中能夠開出怎樣的花朵。而那些花朵,又如何能比生命燦爛。

  多年以後,當他終於斷斷續續讀懂了惡之華,他卻不敢問自己,這一襲華麗羽衣所包裹的生命,究竟為了誰、為了什麼而綻放。


  Ⅳ、

  頭上窸窸窣窣的聲響驚動了陷入沉思的跡部,就在他抬頭往牆上看的時候,一道人影倏然躍下,他反射性地倒退兩步。

  看清了來人,跡部沒好氣地瞪著他,「好端端的正門不走,是想做賊嗎?」方才的寧靜以及些許感傷,頓時消失無蹤。

  忍足侑士,這傢伙總是有本事擾亂他的心緒。

  「這麼說就太失禮了。」忍足只是笑著。「生日快樂,跡部。」伸手,遞上一枝飽含露水的豔色玫瑰。

  深藍色的髮絲隨風飄飛,凌亂地劃出海浪般的弧度,在月下顯得迷離。彷彿可以聽見潮聲、聞到海洋帶來的鹹鹹的味道。跡部感到一陣心悸。

  「……你這傢伙,電影看太多了嗎?」

  說過了不來的,這個預期之外的人卻忽然從天而降。接過那朵花,跡部不知該做何反應。禮物收得太多,有些麻痺了。散發強烈生命力的新鮮花朵,刺痛著指尖;沒有包裝、一點兒也不華麗,卻真實得教人不知所措。

  只有一朵。唯一的一朵。

  「我是很有誠意的吶。」

  「包括爬牆進來?」故作懷疑指著牆,傲氣地笑道。「怎麼,想學拯救公主的騎士?可惜城堡裏沒有公主。」

  眼神穿透忍足,望向大宅裏的燈火。繁華盛景,卻顯得離自己很遙遠。

  「是沒有公主。只有一個孤獨的國王。」不待跡部有所反應,忍足走回牆邊,撐起身子一躍而上,蹲在牆頭笑得雲淡風輕:「走吧。」

  「去哪?」莫名其妙看著他的舉動,跡部只是站在原地。

  「走出城堡囉。」很自然地伸出雙手,以一種溫柔堅定的姿勢。孤獨的國王,偶爾也需要一次不顧一切的叛逃。

  「神經。好好的大門不走……」未竟的話語,再聽不分明。

  圍牆的另一邊,兩道長長的影子一前一後奔著。孤獨、寂寥,以及那些在月光下無所遁形的心事,都留在華麗的城堡裏頭。兩人份的,或者更多。



後記

原本概念很清晰的,後來越寫越彆扭。
中間省略了一些不知道會不會造成閱讀困擾的細節,
導致最後變成一個很鬼祟、不知所云的短篇。

不小心還是遲了一些些……
雖然遲了還是要說,小景生日快樂欸Orz

又,本篇可搭配鬼束千尋的『King of Solitude』食用。


King of Solitude
詞‧曲‧唱/鬼束ちひろ 編/羽毛田丈史

どうか灯火を頼って
傾く世界に祈りを

凍えた心は家路に返して

もっと 側へ
今は最高の魔法で
積もる雪も翼に変え
貴方の肩を 温めよう
眠れるまで

希望の瞳を落としても

それを探す腕は残って居るから

忘れないで
約束なんて要らない
寒い夜も奇跡に変え
貴方の元へ 飛んで行こう
どこに居ても

この静寂をなぞる不安さえも抱いてあげよう
負けない力で

強く

もっと 側へ
今は最高の魔法で
積もる雪も翼に変え
貴方の肩を 温めよう
眠れるまで


King of Solitude

來冀望這盞燈火
向這傾倒的世界祈禱

讓冰凍的心靈能找到回家的路

請靠我 更近一點
此刻用最完美的魔法
讓積雪也化作翅膀
來溫暖 你的肩膀
直到入眠為止

縱使遺落了希望之瞳

依然還留有探尋的手

請別忘記
我們不需要承諾
讓寒夜也化作奇蹟
讓我飛向 你的身邊
無論你身在何處

連描出這份寂靜的不安也能為你擁住
以我永不服輸的力量

緊緊擁住

請靠我 再近一點
此刻用最完美的魔法
讓積雪也化作翅膀
來溫暖 你的肩膀
直到入眠為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