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龍28極短『Dailiness系列』

24. 翅膀



  離開圖書館的時候才五點多,天色矇矓一片,已經有些暗了。夕照很柔和,餘暉染紅天際,雲層像羽毛那樣輕薄飄著。偶爾,仍有幾道較為刺眼的光芒閃爍,似是日光完全沉落之前,幾縷不捨的眷戀。

  手塚和越前一前一後走在紅磚道上,影子拖得很長,隨著前行的步伐微微晃動,三不五時,有幾個交疊的瞬間。

  走在後面的越前抱著書,漫不經心望著夕照發呆。

  期中考前最後一次補習,補得他昏昏欲睡。好不容易走出圖書館,飢餓感來襲,佔據了當下所有的知覺。手腳乏力,幾近虛脫。對他這種除了網球以外專注力難以持續的人而言,和手塚一起讀書向來是件相當耗費體力的事情。

  ──其實,社長根本就是外星人吧?!

  越前偏過頭懷疑地盯著眼前的高大背影,越來越這樣確信。連古文都讀得那麼耐心仔細,還不厭其煩地一題教了三次,褐色的雙眸沉著地看著自己,直到確認已經完全理解為止。遇上這樣的認真,饒是越前龍馬也只有打起精神,努力背誦的份。

  垂下頭,挫敗感在心底逐漸滋長。越前很不甘願地承認,這個男人,自己真的拿他沒輒。他的認真讓人無法辜負。

  更糟糕的是,只要被那樣的眼神盯著瞧上幾秒,自己便會下意識轉移視線,最終不管手塚說了什麼只得含糊答應。已經為此吃了太多悶虧──考前被拉去圖書館補習,就是在那樣的目光下莫名其妙答應的──不知道該如何阻止,這樣不爭氣的淪陷。根本就是任人宰割嘛。

  算是貪戀美色嗎?若只是美色也就罷了,更要命的是他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溫柔。越前自暴自棄想著,直到迎頭撞上擋在身前的不明物體。

  好痛……

  摀著額,正欲抬頭看個究竟,手塚的大手覆上他的手,目光掺雜了些許憂慮。「在想什麼?」雖然走在前頭,他知道越前從圖書館出來後便失魂落魄的。

  「沒事。」總不能說,在想該怎麼抵抗你的溫柔吧?!「厚、社長你走你的,沒事停下來做什麼?」

  「到了。」

  定定心神,越前才發現已經走到平時兩人分別的十字路口。一道走回家的時候,總是在這裏道別,踏上各自的歸途。

  「噢、到了啊……」略有心虛地迅速抽回了手,轉身欲走。「那我走了。」

  「越前……」

  「嗯?」側過身子,瞇眼看著對方在逆光之中不甚分明的輪廓。

  「考試加油。」

  呿,社長果然是個一板一眼的傢伙啊……不該期待他會來個什麼感性道別的。

  「知道啦。社長也是,別輸給不二學長了。Bye。」

  他知道,目送自己離開之後,手塚才會離去。故意放慢腳步,直到感覺背後的視線不再,才緩緩轉身。

  十數公尺外,手塚站在路口等紅燈的背影,因為逆光的關係顯得閃閃發亮。驀地,越前心裏一慌,狼狽奔上前,用力抓住了手塚的手腕。

  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手塚詫異地回頭,看著喘著氣的越前不解地問:「怎麼了?」

  明知對方會痛,越前不發一語,專心一意地,緊緊地握住屬於自己的當下──眼前這個男人,是他的。

  不再詢問、沒有掙脫,甚至眉頭也不皺一下,手塚只是淡然道:「會痛。」

  越前不會告訴他,在方才逆光的一瞬間,在他的背上依稀看見了翅膀。巨大而輕盈,有種,隨時會振翅飛去的錯覺。

  他知道,溫柔並不是理所當然,偶爾淺淺的、近乎錯覺的笑意也不是。不安地加重了手勁,貓一般的眸子仍然執拗盯視著手塚。

  綠燈亮起,沒有人離開。兩個人只是不發一語站在街口,對視。

  不時有經過的人饒有興味地回頭朝他們多看兩眼,匆匆一瞥後,又回歸自己的路上。身旁疏落的行人來來去去,誰管他。

  十二歲的少年,生平第一次,有了想要緊緊抓著不放的東西,那是,和對網球的熱情全然不同的悸動。在還不深刻明白何謂愛情、什麼又是永恆的時候,就只能以最簡單直接的方式,捍衛這個看得見的當下而已。


  ──吶、社長。你是我的,我不會放手。



後話

嗯,我在離題。整篇明明就和翅膀沒有關係 囧rz
突然閃過幾個零星的片段,就看見了這樣的瞬間。

一定是因為OVA的OP當中,
社長莫名地長出了翅膀的關係……(推卸責任)

最後坦承,寫的時候其實有一點點塚龍塚的企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