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龍28極短『Dailiness系列』

02. 夜曲/Tezuka Kunimitsu 2006生日賀




  時差是一種提醒,根植於心裏的遙遠鄉愁。

  已經適應了那個時區,於是不管走到哪裏,身體仍記憶著最原始的步調。喀答、喀答,聽得見體內規律的鐘擺聲響。

  他的鄉愁只在一個人身上。適應了那人存在的溫度,便再容不下其他、無法失去。

  那是一種,看不見的制約。

  凌晨三點半。越前龍馬抱著棉被睡姿不良地在床上滾過來翻過去,怎麼也無法入睡。廣播裏傳來寧靜的鋼琴樂曲,襯著這樣的音樂,他煩躁愈甚,不能自已。

  末了,索性推開皺成一團的棉被坐起來發呆。

  ──都是社長害的!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會變得這麼狼狽。

  想著,不禁有些不甘。

  在認識那個男人之前,越前從來不會有時差的困擾。他本是不羈的人,處在什麼地方對他而言並不重要,走到世界的哪個角落皆能安然入眠。這樣的無拘,被那個男人徹底擾亂了。

  美國公開賽已迫在眼前,再不把體能狀況調整好,教練又要唸個不停了……

  當鄉愁滿溢卻無法歸鄉,便只有一個方法。

  「……越前?」

  手塚國光猶帶睡意的沉靜嗓音自話筒彼端傳來的那一刻,明知對方看不見,越前龍馬仍揚起一彎惡作劇得逞的笑意。

  「晚安吶,社長。」

  自從手塚開始專事翻譯工作,作息時間也跟著改變;尤其是接了雜誌的專欄寫作後,熬夜工作成了家常便飯。即使如此,他依然維持不變的早起習慣,無論何時入睡,每日皆會在清晨六點起床。逐漸地,便養成在下午小睡補眠的習慣。

  「還不睡?」聲調一如既往,清醒得理所當然。方才帶著睡意的矇矓,彷彿只是錯覺。這令存心擾亂對方的越前有些不情願。

  「睡不著。」嘖,居然這麼快就清醒了。

  「越前……」很顯然是要開始嘮叨的語氣。

  想到男人眉心微蹙的無奈模樣,他沒來由地感到安心。失眠的躁動,在這個瞬間平息下來。

  「社長,你很囉嗦。」

  地球的另一端,那個人依然存在著。工作、睡眠、透過衛星電視收看自己的比賽……一切一切,都安然地存在著。即使總被自己打擾睡眠,也不曾有過任何不耐,只是略微無奈地喚著自己。

  『越前……』

  一聲一聲,越前喜歡被那樣沉靜的嗓音包圍,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是被愛著、在乎著的。

  笑意在臉上漾開,終至不可收拾地大笑出聲。

  即使他一點也不浪漫、說不出什麼動人情話也無所謂──反正自己也是,扯平了──只要,一直這樣喚著自己就夠了。

  『越前……』

  吶、社長。就這樣下去吧。這樣喚著我。我會以生命的全部來感受,諦聽。

  一直忘了關掉的廣播,此時正播放著蕭邦不知第幾號的夜曲。管它的。在音樂停止之前,請就這樣下去吧。

  或許,在最後一個樂音結束之前,我會以幾不可聞的聲音說出,其實,我很想你。


後話

依然很清淡。但這已經是我寫過最噁爛的文了。
希望社長不要怨恨我/ \

很開心能夠順利以1007字完結(灑花~*)
社長生日快樂噢:D

強調兩百八十萬次,我真的是手塚命欸Orz

Oct.03'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