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龍28極短『Dailiness系列』

09. 花凋




  手塚依稀記得,曾經在某個清晨聽過花開的聲音。

  那是個落著細雨的四月早晨,手塚睜開雙眸,模糊的視線望向窗外的微光。還不到五點,天際已經矇矓亮了。渾沌的灰橘色,沒什麼活力。

  難得的早起,他忽然想到院子裏走走。於是,撐起身子,在床頭櫃摸索著拿了眼鏡戴上。雙腳接觸到地板的時候,仍感覺有些冰涼,以及春日特有的潮潮的溼意。

  院子裏很安靜,除了偶爾幾聲鳥鳴,沒有其他的聲響。彷彿這個世界依舊沉睡著,只有自己醒在這樣的寧謐之中,踏過落葉的沙沙聲大得嚇人;天地無聲,這一刻,只感覺得到自己的存在。

  走過一架荼蘼,沒怎麼留心,就只是經過;卻在與枝葉擦身而過的剎那,聽見「啵」的聲音,細小到幾乎難以分辨。回過頭,幾朵白色的荼蘼花零星開在纏綿的雨中,微微顫動。他無法確定,是本就開在那兒,或是自己經過時才乍然盛開。

  怔怔地看著花朵,帶點困惑,以及不可思議。

  那一年,他十五歲。

  花開的聲音。可能麼?那個如夢的清晨、疑似花開的聲音,他不曾向任何人提過。對於思慮周密、過份早熟的手塚國光而言,那是心底保留的一個不甚清明的矇矓角落。

  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憶起了那個清晨,那道似夢卻又清晰無比的聲音。

  時序是六月天,比起那時已是暖得許多。池塘邊的一架荼蘼,早就悄悄地綻開、又不著痕跡地謝了。只留下幾點細碎的花瓣和著泥土,不帶一點香氣,沒有聲音。

  關上電視,手塚走到門邊,瞇眼注視著兀自燦爛的夏日晴空。

  而後想起,就是在那年花開的時候,他遇見了那個孩子。花一樣張揚盛放,宣示著自己的存在;耀眼得刺痛了雙目,那樣的美麗。瘦小的身材,卻帶著永不服輸的自信神采,緊握著網球拍,就好似擁有了整個世界。

  開到荼蘼花事了。

  手塚驀地有些心慌。還沒有完全展現自我的那個孩子,究竟能做到什麼程度?無論再怎麼眩目耀眼,總是不過花期。

  從第一眼看見那道光芒,他便暗自決定了──要以自己的所有,成全那份美麗。於是他將那孩子推離了自己身邊,放手讓他去追逐更大的夢想。

  他放了手,卻不曾想過,那孩子願不願留。

  『這是你說的。別後悔啊,社長。』

  越前,我不會後悔。也不能後悔。

  暖烘烘的風拂過樹梢,發出沙沙的聲響。

  花期過了,可是愛呢?錯過了最絢爛的一季,那份深埋的情感卻並未死去。落地之後,扎根,等待新生。落紅不是無情物。凋零腐朽,是為了再一次的綻放。

  手塚閉上眼,任風亂了髮。方才的報導清晰地在腦海中放大、再放大。

  拋下一句對網壇已無所依戀便瀟灑離開的身影,不馴的金瞳定定在記憶中閃爍著燦爛的光芒。十年彷彿一天,一切都像是昨日才發生的事,那麼熟悉。

  終於,到了花開的時候了嗎?



後話

花開的聲音,是真實存在的。

忘不了老師向我們敘述某個清晨,
他在校園聽見那道聲音的喜悅神情;
歡欣地說著花朵綻開的姿態,以及訝異、感動。

我也想傾聽,當天地寂滅無聲,
那自花朵綻開的,屬於生命的聲音。

又,本篇可視為『餘燼』的Tezuka Side。


Sep.25'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