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忍足侑士少見地失眠了。

  不常做夢,但今晨在斷續的淺眠中,他不停做著各種怪異的夢。驚醒,除了斑斕綺麗的色彩,什麼也想不起來。

  十點鐘,窗外傳來滴滴答答的雨聲。輾轉反側以致全身痠痛的忍足索性起床,拉開窗簾看了看天色,而後走進廚房,在咖啡機內倒入水和咖啡粉,確認它開始運作之後才緩緩踱向浴室。

  煮咖啡是忍足每日起床後的第一件事。

  咖啡機是以前在書店打工時,離職同事送的。他並非嗜咖啡如命的人,對咖啡也沒什麼講究,只覺得咖啡機使用起來不算太麻煩,便沒什麼抗拒地接受了。哥倫比亞咖啡豆則是另一位同事喝不慣送他的,反正他對咖啡的品種也不甚在意。

  買了手搖式磨豆機以後,每每工作到一個段落,想休息一會兒轉移注意力時,他便倒一些咖啡豆來磨,在咖啡的香氣中消磨時光。起床後煮杯咖啡,倒像是為了消耗磨出來的咖啡粉而養成的習慣了。

  走出浴室,咖啡也煮好了。

  醒在這個半早不晚的尷尬時間,也許正適宜出門看畫展。捧著馬克杯走到落地窗前,望著似乎越來越大的雨勢,忍足猶豫是否該出門。

  思及睡前收到的簡訊,他勾起唇角,打開電腦,上網查詢展覽的相關資訊。


  ※


  結束兩個公司內部的專案會議,跡部景吾拿起企劃書的紙本資料起身,留下神色疲憊、相當無奈的專案負責小組,冷著一張臉走回辦公室。他的偏頭痛又犯了。

  兩個案子都不順利。下個月敲好的場地臨時出了問題,重新找場地不打緊,臨時變更場地帶來的後續問題才麻煩;廣告得重新上也就算了,還可能造成違約糾紛。他信任自己員工的辦事能力,但合作廠商屢屢在關鍵時刻出紕漏卻是難以控制的。眼前只能先將問題解決,案子順利走完再找廠商算帳。

  煩躁地在辦公桌右邊的抽屜東翻西找,卻遍尋不著止痛藥。人在不順遂的時候,連藥都會鬧失蹤,真是夠了。

  關上抽屜,跡部景吾拿起電話按了內線的號碼,響沒兩聲便傳來懶洋洋回應。

  「喂?現在是下班時間,芥川慈郎拒絕接聽電話,有事請……」

  未竟的謔語被跡部不耐地打斷,「你想加班加到十二點嗎?」

  「啊,老大!」愣了下,芥川慈郎輕鬆地續道:「我知道你不會這麼狠啦!不過若是加到十二點你要請消夜的話,當然沒問題哦!」

  對這傢伙的態度習以為常,跡部不欲和他玩鬧下去,直接問道:「有沒有止痛藥?」

  芥川是公司員工當中年紀最小的一個。看上去總是懶洋洋的,像孩子般嬉鬧說笑,然而真的遇上工作卻是效率極佳,由他出去提的案子幾乎都能通過,議價能力也強。這樣的傢伙,抗壓性不差但對身體不適的忍受度極低,身邊常備有感冒藥止痛藥等各式各樣的藥品,跡部第一時間想到找他拿藥正是如此。

  「有啊,我拿過去給你吧。」

  掛上電話,幾分鐘後芥川敲了敲跡部辦公室的門,逕自走了進去。

  「老大,你還好吧?」遞上一排止痛藥,見跡部擰著眉頭、面色蒼白,芥川續道:「吃點東西再吃藥比較不會胃疼。需要幫你買飯麼?」

  跡部瞥了眼牆上的鐘。七點半,早過了公司標準下班時間。除非會議開得較晚,一般到了這個時間,他早就開始趕人回家了。效率很重要。他不喜歡加班,更討厭員工留下來加班。

  「不用,我準備走了。你也別在這兒晃,早點回家唄。」

  「是是是……」

  目送芥川離開,跡部吞了顆藥,開始收拾辦公桌。與家中的書房不同,他習慣在離開前將辦公桌整理得一絲不茍,隔日來上班時才能保持清爽的心情。

  拎著電腦包走出辦公室,頭痛已緩解不少。在一片慘叫聲中將還在工作的同事一一趕回家,跡部思考著該如何收拾違約的爛攤子,踏上了歸途。

tbc.
Jul.30, 201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合 的頭像
夜合

‧討人厭的字‧

夜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